当前位置: 主页 > 服务项目 > 软文推广 > 奇啦网文圈专访吴长青:几家翻译网站在操纵网文海外走红事件

奇啦网文圈专访吴长青:几家翻译网站在操纵网文海外走红事件

时间:2017-02-24 16:08来源:未知 作者:赵龙 点击:
吴长青是中国网络文学的深度观察者和实践者,在业界影响很大。最近,他基于多年的研究而出版的专著《网络文学创作与研究概论》,从某种意义上对网络文学的健康发展提供了理论指导,在网文行业引起了热议。 奇啦是中国网文行业的垂直媒体,从服务行业的角度一

          吴长青是中国网络文学的深度观察者和实践者,在业界影响很大。最近,他基于多年的研究而出版的专著《网络文学创作与研究概论》,从某种意义上对网络文学的健康发展提供了理论指导,在网文行业引起了热议。

 
          奇啦是中国网文行业的垂直媒体,从服务行业的角度一直在关注着业态的动向。吴长青这本书的出版作为里程碑意义的事件,肯定会引发我们的深度关注。

 
          为此,我们就写作这本书的初衷、对近几年中国网络文学的思考,以及对中国网络文学发展趋势的看法等问题,对他进行了专访。

 
          文/奇啦首席记者 亮果
 

         奇啦:有网络作家认为,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的区别只是写作的载体不同,您怎么看待这个观点?

 
         吴长青:过去是有这样的说法,包括我本人也曾说过这样的话。事实上,到了当下,网文成为一门独立的艺术样式的时候,这个观点明显就不能解释了,甚至是牵强附会,也没有说服力。我的书中有这个问题的详细论述,其中核心是“网络性”问题,这是区别传统文学的最主要的关键词。所谓“网络性”在我看来,包括了对话功能、娱乐功能、解释功能等新型的社交型、公共型等特质。此外,如果按照语言的流变看,新创造的网络新词假如有一天能达到三千个以上,就像中学生学外语,基本的外文写作都是以词汇量来衡量的,同理我想可以用网络新词独立创作出网络“新文”出来,我想这绝不是凭空想象出来的。

 
        奇啦:一位美国作家说过“主题写作是功利的”,而目前中国的网络文学被功利写作所包裹,比较热的作品也都局限于玄幻、修仙、都市等类型,从这个层面来说,您觉得中国网络文学真正的价值是什么?作为知名网络文学研究专家,您最早开始研究网络文学的初衷是什么?是什么闪光点让你对网络文学有了更高的期待?
 

        吴长青:我觉得网络文学的基因里渗透着商业的因子,这也是事实证明了的。我倒觉得不应该让网络文学来承担道德的责任,甚至我认为这是文学的一种幸运,也是科技人文发展到一个特定历史阶段绕不开的,你批判也好不认可也好,它就那么存在着,就像电影工业一样,所以,对网络文学的解读需要换一种思维。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网络文学的价值恰恰在于它能够进入工业化生产,可以解决大面积的就业和纳税,这是了不起的事情。文学的功能在一定程度上借助互联网得到了大大的释放。这也证明中国语言文字的魅力所在。

 
         我算是传统作家转型过来的,当初新浪原创向我签约我是拒绝的。但是,后来,当我真正走进这群人的时候,彻底改变了我的观念,特别是读了他们的作品之后,完全消除了我的傲慢与偏见。因此,还是作品打动了我,也改变了我的观念。我还有一个身份就是教师,我一直追随着著名文学理论家孙绍振先生做“文学教育”,我觉得网络文学的商业特质和工业化生产更适宜在“文学教育”上有所作为,可以为中国高等教育的文科改革提供示范,特别是在国家提倡地方高校转制应用型改革上能够有较大的突破。
 
   
         奇啦:五年前,您说过:“现在网络小说里面的戏剧性完全消失了,小说靠什么吸引人?是文学观念,是知识,还是时尚的元素?人的精神世界通过阅读获得的上升空间在哪里?网络小说的叙事资源怎么拓展?我认为这将是未来网络小说家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问题。”五年后,你觉得这种现实问题是否有所改变?

 
        吴长青:在我的书中我有专门的章节谈网络文学的艺术问题,既然承认或者说作为一种建构的“独立艺术”样式,它一定有自成体系的艺术特质,我始终坚持一种“建构”的批评观念,把网络文学作为独立的艺术文本来解读。如此看来,网络文学自身的艺术特质还是与传统网络文学的艺术特质有所区分的。因此,我五年前所提及的问题依然可以作为一种方向,一个本质性的问题,这可能也是文学的终极问题,会伴随着文学的一生。

 
       奇啦:您同样在五年前预言过:“对日趋技术化的网络文学采取自觉的抵制还是迎合的姿态?”目前,的确技术化为网文抄袭提供了温床,导致“借鉴”泛滥,套路横行,部分读者已腻烦。请从您的角度谈一下,技术化的这种负面趋势该怎样抵制?或者说是否有好方法来化解?

 
        吴长青:这个问题是你上面第一个问题的延伸,也就是商业化、市场化的负面,技术是个中性词,人才是关键,因此,提倡行业的职业道德、作家的操守、加强作家自律等等就显得完全必要了,另外一方面就是通过监管和打击侵权盗版等法治手段相结合,同时鼓励读者提高阅读鉴赏力和,以及完善举报奖励制度,采取综合治理的办法克服负面的东西。

 
        奇啦:为了解决“什么样的文本形态可被冠以‘网络文学’?他们的合法性在哪里?”等问题,您最近出版了专著《网络文学创作与研究概论》,您觉得这本书对于网络作者最重要的帮助点在哪里?

 
        吴长青:我觉得主要是向大众普及一些常识,我这本书主要是用于教学,试图建构一种学科体系。当然对于普通网络文学研究者和爱好者而言我觉得可以在宏观上知道我国网络文学的整个格局以及世界的影响力,在微观上与传统文学的差异,最终形成一种新的认知,最终确立自己的选择和判断。

 
         奇啦:中国网络文学借用的是互联网UGC思路,作者是没有门槛的,业界在获取了巨大商业价值的同时,也产生了泥沙俱下的负效应,更重要的是,在摘选优秀作品方面标准暧昧,惟有读者说好才好。那么,在您看来网络文学写作者是否应该有门槛?或者说初入行的作者应该具备怎样的素养才适合从事这种职业?以您的文学审美标准,能介绍几部您认可的网文作品吗?

 
         吴长青:我觉得市场的问题还是由市场自身去优胜劣汰,门槛在读者那里。文学终极还是一种精神创作,喜欢写,写给喜欢的人,没有别的。我觉得早期的《明朝那些事儿》《悟空传》,这几年出现的《新宋》《隋乱》《琅琊榜》都不错,女性作者的《步步惊心》《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都是不错的。

 
        奇啦:目前,中国的网络小说在海外走红,您觉得这是偶然的产物,还是必然的结果?您怎么看待这种趋势的前景?您觉得这条精神输出“妙道”能给中国传统文学能提供什么样的启示?

  
        吴长青:我一直质疑这件事情,我还专门委托我们海外作者关注这件事情,我以为国内媒体放大了这件事情,因为有几家专门搞网文翻译的网站一直不停在说这件事情,我还觉得是他们在操纵这件事情。我对这样的前景很平淡,我认为对于海外而言,只有“中国文学”一个概念,绝不会专门另外设计一个专有的名词刻意来介绍,即使传媒界有这样的介绍也是作为一种“文化奇观”去考量的。所以,我想最终还是以一种融合的方式作为未来文学的发展趋势。这也只是时间问题,等年轻一代作为主流,这样的区别也会慢慢消弥。因此,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互相学习,取长补短,共同为繁荣中国文学做出自己的贡献。

 
        吴长青简介:爱读文学网总编辑。南京师范大学文学硕士,文学二级。著有散文集《开往春天的地铁》,中短篇小说集《你不必来找我》,学术文集《重构非虚构》,报告文学《破局》等。论文发表于《名作欣赏》《当代文坛》、《文艺争鸣》《世界华文文学论坛》《光明日报》等报刊。任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新媒体文学委员会秘书长、《华语网络文学研究》编委。

 


(责任编辑:赵龙)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手机查看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